先生:

     大家好!因為我的發音不太準,因此各位可能聽不懂,因此我今天找了一位翻譯來。

 

     現在我們開戰了!我們在進行什麼戰爭呢?是一場對抗誘拐與監禁的戰爭。超大撒但正在奪取屬神的兒女。因此,我們一定要贏得這場爭戰。在過去四十多年,撒但一直在奪取屬天的兒女,並且把他們監禁了起來。我們必須找到他們,並且把這些被監禁的屬神兒女給拯救出來。這些受害者必須得到補償,我們必須他們在這段期間所失去的金錢給要回來。

 

     現在,國際會長與基金會主席正使用各種的策略與技巧來贏得勝利。其中一項策略與技巧就是跟媒體合作。以設在韓國的婦女協會為中心,我們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前舉行了示威。當示威進行時,合眾社、路透社、NBC(韓國電視台)與其他電視台都報導了這次示威,而他們也開始瞭解到我們組織的真實情況。

 

     Erikawa太太與Tanaka太太代表了受難者,在大使館面前哭喊著:「我們做錯了什麼事?我們愛韓國;我們愛日本;這正是我們所做的錯事!我們所做的唯一錯事就是侍奉文鮮明牧師為再臨主、救主與彌賽亞。然而,這些在日本的基督教牧師與共產黨律師卻綁架統一教會的會員,監禁他們,毆打他們。有些會員甚至因為受不了而自殺,有些姊妹甚至被強暴。」日本太太在日本大使館前的示威中,向日本大使哭喊著。

 

     讓日本太太非常生氣的是日本政府輕忽日本會員被綁架與監禁的事實與什麼都不做。日本是一個富有的國家,是世界上的主要強權。但是這個民主國家卻是忽視這類誘拐與監禁事件。他們強烈地否認這些事實。

 

     正如各位可以看到的,這是由美聯社與路透社所拍的照片。他們那天去了大使館;他們報導了那項示威,寫了這篇報導,拍了這些照片。這是朝鮮日報、中央日報與京鄉新聞,這些都是主要的韓國日報。他們報導了整個故事,報導了關於日本妻子在日本大使館哭喊的情況。

 

     而這些是商業日報與世界日報的報導。基金會的主席特別要求世界日報用一系列的故事來報導這個事件。他們到現在已經寫了四篇報導,並且會繼續地報導。在這個世界解決之前,世界日報計劃每週一報,讓全世界與韓國人都瞭解發生了什麼事。

 

     有些人擔心日本的統一教會過去被人攻擊是在販售靈界的事物。但是基本會的主席強烈反擊地說:「就算那是真的,那也無法跟目前所發生的事件相比擬!那怎麼能跟我們的姊妹被強暴,我們的會員在被監禁中自殺來的嚴重?」這個計劃不是任何個人在進行的事。這是神在做與真父母在直接領導的計劃,而我們的善祖先也積極地與主動地在協助這項事工。

 

     所以主席說:「別擔心,向前進,去做這!」所以本部教會的Kim Jon Kwan先生、「天福宮」的李先生、世界宣教本部的Cho Sun Il先生,跟我自己,一起同工,一起想辦法看怎麼做。

 

     接下來,韓國媒體也開始站在我們這邊。韓國最有名的有線媒體就是Yeon Hab Il;他們經常報導這類事件,並且把這些消息傳給韓國境內的各個媒體組織。

 

     Erikawa太太是在你們的右邊,她大聲地呼喊,手上拿著一張照片。有七千位嫁給韓國先生的日本太太,她們現在住在韓國。其中的三百位,當她們生活在日本時,她們都是綁架與監禁的受害者。她們當中有許多人現在仍然無法回去日本,甚至在事件發生了十到十五年後,她們仍然不敢回去。她們永遠無法回到自己的故鄉,不是因為她們不想回去,是因為仍然有人在為那些誘拐與監禁的組織工作,而日本政府也放任這種事件繼續發生。

 

     所以她手上拿著一張照片,對著記者哭喊著述說發生的事件。這不是一張舊照片,這是一位嫁給韓國男士的日本婦女,她來到韓國,並且跟韓國丈夫生活在一起,但是當她回到日本家鄉時,她被綁架,並且被監禁了起來。在監禁期間,她受到許多痛苦,她無法忍受所受到的侮辱,於是她在被監禁期間自殺了。但是這不是自殺!當一個人在受到這樣的監禁期間自殺時,這算是受到監禁者的謀殺。

 

     這是Erikawa太太向記者哭訴的內容:「在二十一世紀,這種事怎麼能繼續發生呢?我們無法讓這種惡事繼續下去。我們不能忘記這些人是怎麼在做這種惡事的。我們會解決這個問題,並且把他們被剝奪的一切都要回來。」這是Erikawa太太說的。

 

     Tanaka太太站在她身邊。她是韓國受害者協會的主席。如今她已經生活在韓國十五年了,她的子女長大了,他們想要去探望他們的祖母,但是她說:「我們不能回去。我們什麼都沒錯!我們的罪就是愛日本,就是愛韓國,去愛了那兩個國家。」這是她所哭訴的內容。

.

     這篇報導是由現場的記者所撰寫,並且傳遍了全世界。這個網站www.Kyunghyang.com則上傳了五分鐘的影片。這是一間由韓國宗教組織經營的週報,而因為這是跟基督教有關的事件,因此他們報導了。

 

     這可不是一件綁架與監禁的單純事件,因此我們不能原諒撒但。神的權柄與真父母的權柄必須重新在日本樹立起來。這正是我們被召命去完成的使命。國際會長與基金會主席都召命我們來實踐這項使命,他們在最前線指引著我們。

 

     你們在這裡看到的照片,是在日本大使館前示威的日本太太,她們身上穿著和服示威。記者報導了這項示威。我們不會就此打住,我們是站在第舞台、第二舞台、第三舞台,我們會繼續下去。我們才開始。因此,就算我們必須到大使館面前去示威,就算我們都要剃光頭來抗議,我們都會在這議題上完全地勝利。

 

     對於日本太太也是一樣;在右邊的是記者,示威抗議的則在左邊。媒體對這項示威活動非常地有興趣,事實上現場的記者比示威的會員還要多。現在,他們會傾聽我們想要說的內容了。Erikawa太太與Tanaka太太帶著大家簽名的請願書一起去,她們並且把這份請願書遞交給日本大使館。警察擋住了大使館的入口,因此記者無法太靠近。但是,我們還是成壓地遞交了請願書。警察、大使館職員與日本記者也都報導了這次示威事件。遞交了請願書之後,Erikawa太太就在現場接受美聯社與路透社的訪問。

 

     第二,在這週三(421),我們在新聞中心舉行了記者會。共有二百五十位日本太太參加了記者會。她們穿著和服帶著飾帶,本著一顆虔敬的心情來參加記者會。在記者會會場,Erikawa太太向記者報告:在過去的四十年,有四千三百位會員遭到綁架與監禁。她向記者哭喊著說:「這絕對不能再發生了!」

 

     而被監禁了十二年又五個月的後藤先生也現身說法,親自向記者說明他的遭遇,說明他在那段期間所受的痛苦,說明他是怎麼被監禁的。這是他被監禁的公寓。他們家擁有另一間房屋,但是他們特別租下這間公寓,目的就是為了要把他關起來,在這棟公寓的頂樓,他們把他關在裡面。他被毆打,也不給他吃飽。當他被關在那棟公寓裡時,他向警方求救,但是卻得不到警方的援助。最後,他瞭解到唯一能夠抵抗,唯一能夠抗議的方式就是禁食。

 

     這不只是個人的問題。這是一種我們感同身受的痛苦,這是我們共同的痛苦。他本來早就想從窗戶一躍而下,但是窗戶的位置太高了,他無法爬上去。你們也可以看到,他無法從前門逃出來。這是前門被鎖的方式,鎖了一道又一道。整棟公寓都被改裝過,就是讓他逃不出去。

 

     這不是一人的經驗,有四千三百人經歷過這種痛苦與折磨。有些人感覺到他們無法再回到教會了,有些會員則早已去到了靈界。我們必須解決這種情況。

 

     這是一張窗戶上鎖的照片。這棟公寓全是這種鎖,所以後藤先生無法脫逃。有時,有些年輕人會來到公寓,一些基督教的牧師會來折磨他,毆打他。讓後藤先生最生氣的是這些牧師與左派律師愚弄他的父母,造成他受到這種折磨。他們在他的父母面前毀謗我們教會。他也對日本政府讓這種事繼續下去感到憤怒。

 

     如今,基金會的主席在日本努力運作來解決這種問題,他直接指導推動各項努力。

 

     這是週三記者會的另一張照片。這會會員當她在日本時,也是誘拐與監禁的受害者,她則當眾宣讀一份關於她的經歷的宣言。我們必須確定要讓這三百位會員都能夠回家故鄉。我們需要你們的禱告,我們需要你們的精誠。

 

     後藤先生上週來到韓國,他接受了週刊與雜誌的訪問。「新聞快報」則播出了這份訪談。他們製作了一份十分鐘的錄影帶,並且上傳到網頁上。

 

     同時,我們的日本太太也一起遞送了一份請願書給李明博總統與韓國總理。她們也把請願書寄交給國會與韓國的國會議員。基金會的主席告訴我們要用不同的策略來努力。我們韓國國會的會員本週計劃會見日本大使,當他們會見日本大使時,會代表我們遞交一份正式的訴狀。

 

     這是我們寄給韓國大統領的資料的一部份。而這些則是我們寄給韓國其他官員與貴賓的資料。現在你們看到的是有線新聞,以及他們是如何地引用這資料,但是韓國的三大新聞媒體,MBCKBSSBS都報了這則新聞,我們接下來會看看這些報導。

 

     請為這項計劃的成功獻上禱告與精誠。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觀賞在日本大使館前進行的示威活動的錄影帶。 

 

     這是位在首爾的日本大使館,日本太太正在集合準備進行示威。57:45。後藤先生與日本太太一起唱聖歌。

 

     「我們不只是日本女士,我們也同時是那些強迫我們放棄信仰,而被那些人士誘拐與監禁的受害者。在七千名日本太太中,有超過三百人曾經被誘禁與誘拐;我們今天代表那些受害者而聚集在此。我們注意到日本大使每天都非常辛苦地在工作。我們是嫁到韓國的日本婦女,我們今天在此代表那些受害者的理由是這種非法的活動干涉到我們的生活。

 

     這類在日本誘拐與監禁我們統一教會會員,強迫他們改變他們信仰的犯罪行為,已經發生了超過四十年。他們在前住日本探親時成為受害者。直到現在,我們的一直靜靜地承受著,我們過去一直認為這是個人的私事。如今,許多孩子已經長大,他們已足以瞭解這個社會發生了些什麼事。因此我們不能再保持沉默。我們現在要向社會大眾公開我們在日本所受到的不公義迫害的真實象。因為我們的信仰,因為我們到今天仍然在承受的痛苦,於是我們要求政府的保護與行動,來維護我們的人權;我們要求大使能夠誠挈地瞭解現況,支持我們來解決這個問題。Shikako Tanaka代表誘拐與監禁受害者協會,代表受到強迫改變信仰與323位其他的受害者。」

 

     1999年五月,我叔叔是日本共產黨的黨員,他反對統一教會,並且聯絡了我住在東京品川的父母。當時,我必須跟我的父母討論統一教會的教導。我第一次受到綁架是被監禁在山梨縣的商業旅館。當我被帶到了吉田旅館時,我父親的二妹跟他的先生Sagara Hiromu先生已在旅館等我們。我父親抓住我的右臂,我姑姑抓住我的左臂,他們把我拖進了房間。每天我父母輪流聯絡基督教牧師好多次,然後相互地交流他們得自牧師的指示。連續四天,每天超過十小時,Kyoko Kawasaki牧師命令我要放棄統一教會的信仰。

 

     旅館的房間有一間廁所,但是沒有窗戶。總共有三百名被綁架與監禁的受害者。今天有五十名代表全部受害者來參加。在日本我們加入了統一教會,我們相信文鮮明牧師就是再臨主、救主與彌賽亞。我們也相信韓國就是第三以色列,是父親國家,會拯救這個世界。

 

     這是為什麼我們根據神的旨意而來到韓國。我們得到全國各地支持者的簽名,來支持這些受害者。共有一萬零五十七人簽名支持我們。各位可以看到這裡的簽名。因為,我們為什麼要來日本大使館前示威呢?這是因為如果這些受害者當中有任何人想要前往日本探親,探訪他們的姪子女,那麼很有可能他們就會受到綁架與監禁。因此這些人無法回到日本探親。

 

     這是Erikawa太太與Tanaka太太,她們一起進入日本大使館。我們計劃動員許多婦女一起來示威,但是這裡是日本大使館的前面,警察僅允許五十名婦女聚集在這裡,而警察也允許五十名婦女進行示威。

 

 

 

更多訊息請按此

創作者介紹

BaBaGoGoGo

babago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